東園街:劃設人文歷史街區 開創百年老街新篇章

位於南萬華的東園街,是一條自日治時期開闢的百年老街,雖然位於台北市的「邊緣」,卻也塵封了百年來庶民生活的回憶。短短800公尺的距離有百年米店、鐘錶行、嫁妝店、蔘藥行,最近漫步在東園街上,還多了一股在地青年帶起的蓬勃生命力。

加蚋仔 V.S. 艋舺

南萬華古早稱作「加蚋仔」,在漢人開墾之前是凱達格蘭族的領地,楊姓閩南人在西元1670年附近來此拓墾,到了日式時期被定位為農產供給地,以東園街為界劃分為東、西園町,直到戰後才合併為雙園區。

1990年台北市重新調整行政區後納入萬華區,從此「加蚋仔」、「東園」等地名逐漸被中萬華的「艋舺」掩蓋,而捷運西門站與龍山寺站的開通,替北萬華及中萬華帶來商業發展與人潮,南萬華也逐漸成為萬華區裡交通最不便利的住宅區。

東園街也曾經是台北市裡熱鬧的商街,南萬華在日治時期盛產蔬菜、甘蔗及香花,麻竹筍與豆芽菜供應了當地的蔬果需求,甘蔗與香花更作為製糖及燻茶的重要原料外銷國際。東園街在當年就是運送農產品的枋寮道。隨著犧牲農業發展工業的經濟政策,加蚋仔一帶也轉變為工廠與住宅混用的區域,直到1970年代萬大路開通之前,東園街及東園市場仍是加蚋仔一帶最熱鬧的市街。

東園街地景,住宅區的悠閒步調

連貫的騎樓,是東園街的特色之一。

然而,南萬華做為臺北市的邊陲地帶,也無奈地承接了「邊緣」的角色,在國民政府的規劃下,南機場的軍事用地成為了貧苦軍眷居住的「克難街」眷村,加蚋仔一代也湧入了大量中南部移民居住,因為缺乏整體都市規劃的南萬華也背負貧民窟的污名至今,根據統計,1960年代南萬華貧戶密度與貧戶率皆為台北市第一,加蚋仔及南機場區域高達11.06%、13.27%,直到今日萬華區的貧戶數量仍是台北市各區的二到三倍。

七〇年代「萬大計畫」、「巷清計畫」改善了加蚋仔的市容,萬大路開通後也取代了東園街,成為聯絡南萬華的主要道路,雖然昔日的榮景不在,東園街卻也靜靜保存了百年來的歷史痕跡。兩層樓高的老房子,一樓是店面、二樓是住家,這樣的「店屋」是東園街上最主要的地景,承襲六〇年代「客廳即工廠」的創業精神,也使得這條商店街瀰漫著住宅區的悠閒步調。

發展深度旅遊產業 用民宿體驗東園街樂活風情

近年來,「西區翻轉」、「中正萬華復興」等政策計畫,似乎代表政府終於願意投注公共資源在長年受忽略的南萬華地帶,但翻開2018年《台北市萬華區都市計畫細部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案》,東園街與南萬華卻依舊沒受到應有的重視。近年來,強調體驗當地生活的深度旅遊逐漸盛行,2017年11月立法院三讀通過《民宿管理辦法》,讓地方政府能自行畫設「具人文或歷史風貌區域」,並開放區域內可設置民宿。

桃園市政府已於去年三月率先劃設「大溪老城區」並開放申設民宿,高雄市政府也於去年五月宣布旗津區、鹽埕區及鼓山哈瑪星等地區可設置民宿,更「加碼」於公告區域外地點,只要提出半徑八百公尺內具有人文或歷史風貌的佐證資料,經過觀光局邀專家學者組成的審查委員會審查通過,也可設立民宿。因為中央法規的鬆綁,地方政府得以因地制宜打造深度旅遊產業,積極輔導具有年代的老屋轉型為民宿,結合社區文史導覽,促進歷史街區的整體行銷。

東園國小1972年建校,歷史悠久,校史室可窺見從日治時期至今的變遷。

可惜的是,作為國家首都的台北市卻慢了半拍,至今尚未畫設任何區域,連是否願意劃設仍不得而知,若能將東園街劃設為人文歷史街區,就能將這百年來賦予東園街的獨特意象行銷國際,吸引世界各國的觀光客一起來體驗東園街的步調,在台北市裡享受「來去鄉下住一晚」的樂活情怡。

根據臺灣旅宿網統計資料,2017年台北市旅館住宿人次達1,625萬5,442人次,較2016年增加101萬6,193人次,增比6.67%,萬大捷運線開通後,將可改善南萬華交通不便的現況,進一步將逐年成長的觀光人潮帶進南萬華,卻也可能導致東園街的地景產生巨大的改變。深度旅遊觀光產業的發展,需要市政府積極介入輔導與協調,以適當的配套措施將傳統旅館業者受到的衝擊降到最低,並確保在地居民的居住品質,更重要的是持續強化社區的在地意識,才能保存東園街特殊的歷史與文化。

如何在快速的變遷下保留東園街的老靈魂,是接下來幾年東園街將面臨的重大挑戰。或許是數十年來相互扶持的人情味,使得南萬華有著台北市最蓬勃的社造力量,這幾年,東園街上更出現不少返鄉青年,揉合了加蚋仔的傳統意象與時尚的設計,讓店屋以服務業及民宿的型態,賦予傳統老街嶄新的面貌。在社區營造者、文史工作者與返鄉青年一同合作下,東園街有一股強而有力的生命力,試圖凝聚地方共識,開創百年老街新的一頁。

參考資料:
謝惠真《戰後加蚋仔空間邊緣化與地方營造》
台北市政府《台北市萬華區都市計畫細部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案》
臺灣旅宿網

撰文:吳沛憶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