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步城南歷史——文史導覽員呂慶炎

從郵政博物館走到懷鄉料理重鎮──南門市場,再沿著牯嶺街一路走到河堤,文史導覽員呂慶炎小時候就住在南昌路上,說著回憶,感受時光荏苒。

清代城南地區,日治時期宿舍群

清代後期,沈葆禎時期設置了臺北府,城牆豎立起的那一刻「城南」一詞出現了。青瓦紅牆的重檐歇山式麗正門為臺北府正門,出了城門便到了城南,居民出城趕集帶動了城南一區的發展,「你看,這裡(南海路施工處)還可以看到以前的護城河。」

日治時期,日人看中了城南作為行政中心,把臺北府的城牆拆除,並在城南地區建立一間間的木造日式宿舍,牯嶺街附近,長長的街道周圍遍布日式宿舍,一路延伸到新店溪,是日本親水文化的表現,呂慶炎退休前是日本建築的建築師,特別指出,日式宿舍注重庭園的設計,一定留有山水的元素。

牯嶺街舊書攤凋零,懷鄉吃食文化仍在

二戰結束後,日本人離開了臺灣,離開前在牯嶺街周遭開始變賣帶不走的細軟,這些二手衣物書本攤販就是牯嶺舊書攤的前身。1950年代衣物攤販遷往萬華,空下來的位置也漸漸被書攤取而代之。1960年代到1970年代是舊書攤最繁盛的時期,中國文革時,常有商人來牯嶺街收刮書籍;台灣學生來此購買教科書,節省開銷,大人來此挖寶,收藏喜愛的書刊。

1980年代,為了整頓市容,大批書攤移往光華商場,書香日漸失味。現在僅存人文書舍、松林書舍及幾間書攤,堆放的書比人還高,但是人潮卻大不如前,這些文化在現代網路的世代備受考驗,老闆們守著老書攤,守著一絲文化書香味。

城南的發展,房舍帶動了千歲町市場,搖身一變的南門市場帶動了周遭成了生活區,一個多世紀這塊土地經歷了三個朝代,呂慶炎小時候常幫母親佔地擺攤,笑著說:「他鄉變故鄉,再變他鄉。」時代轉換,反覆讓土地上的人藉料理以懷鄉,南門市場外省料理攤販林立,牯嶺街也充斥異鄉料理、日式料理以緬懷家鄉,或許人走了味道留了下來,或許在異鄉生根,寫下新故鄉的,而獨特的氛圍雜揉各地風味,異鄉味成為了故鄉味。

在歷史建築,感受當代意義

時間在厚厚的歷史上走的很輕很輕,清代巍峨的麗正門、日治時期的南菜園、1960年代的舊書街,至今的郵幣社,這些建築反映了當時的社會氣息,安靜地述說了以前的生活樣貌。紅磚牆白飾帶的辰野式紅樓建築,是當時總督府專賣局南門工場的樟腦倉庫,現在則成為保存歷史的博物館;三層樓高的巴洛克式建築,是當時的憲兵隊所,現在則變成孕育藝術表演的牯嶺街小劇場;兒玉源太郎的南菜園,2016年時慘遭祝融,現在正由臺灣銀行著手修復——舊有的繁華尋找嶄新的意義,重新活著。

撰文、攝影:田霈軒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