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-11 Open Everyday——成龍集郵社許耀方

「現在袁大頭行情好不好?一個賣多少錢?」週日下午,成龍集郵社老闆許耀方,一邊盯著羽球賽直播,一邊熱絡地跟熟客打招呼。「袁大頭現在至少都有2500左右」,「怎麼這麼久沒來啦!我們快倒閉了,都不來看我們一下。」許耀方一番玩笑話,熟客聽著噗嗤一笑,一陣子不見的生疏氣氛,就像雨後彩虹,瞬間消失地無影無蹤。

坐落在牯嶺街集郵社區的成龍集郵社,號稱以「7-11 Open Everyday」方式經營,早上九點到晚上八點,店家一體、老闆拉開鐵門就可以做生意,他對客人喜好琅琅上口:「這個喜歡明清時期、那個專攻世界各地的郵幣。」到訪的熟客也對店裡擺設瞭若指掌,上廁所、喝茶,樣樣自己來,常見三五客人坐在桌邊,兀自尋寶。

 

成龍集郵社自1992年開業至今,將近30年,算中期才開始經營的店家,在幾間集郵社倒閉後,現在成龍已是資深店家。各式各樣集郵冊堆滿小店門口、牆上,有些塞不下的,乾脆整理成一大盒,以「早期明信片」概括,「其他店家比較專精,我這裡什麼都有。」上頭郵票有些來自民國初年、有些年代早已隨記憶泛黃斑駁,郵票、郵幣上時不時穿插著我們從沒看過的「奇珍異獸」,香港、美國、蘇聯、德意志,各國政府發行的紀念幣、郵票,展現早已逝去的輝煌歲月,一間二十坪不到的小店,卻堆疊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記憶與歷史。

關乎歷史,也關乎市場

「我們是最了解市場行情的。」在牯嶺街開店20多年,從郵幣市場仍興盛的時期,到如今郵票已成為愛郵人士業餘嗜好,是主流中的非主流。儘管政府透過郵局每年發行特定數量的郵票、郵幣,盼藉此活絡郵幣市場,書信往返的情深義重仍不敵網路的快速便利,郵幣市場規模一年不如一年。見證郵幣市場興衰的許耀方,一說到這行的「眉角」,話就像機關槍一樣劈哩啪啦、停不下來,「這一行賠不了錢,但是沒花個三五年,學不好。」

「中華民國郵局就是全台最大的發行集團啦!」許耀方熟知市場行情,他表示政府郵局發行紀念幣、郵票之前,通常不會評估市場供需,只考慮能否衝高當時發行量。一頭熱發行的結果,也造成風潮過後、行情下跌,收藏者要轉賣或寄賣,只能自貶身價,成為「買郵局東西,大多會賠錢」的一員。

隨手從櫃子裡的牛皮紙袋中拿出一本相簿,許耀方用帶點台灣腔的英文,向外國客人介紹日據時期的台灣街景,「we should cooperate more closely. you need to remember, China is an evil country.」指著兩點鐘方向的街角,許耀方不忘對外國客人耳提面命的叮嚀,別去對街中國人經營的集郵社。

離開店裡,許耀方霹哩啪拉的語速,還留在耳中。每一個產業,都是時代的印記,走進去就忘不掉。

撰文:林沄/攝影:劉盈孜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