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往生者最後一程——吉昌紙紮行曾進隆

寧波西街川流的車潮與寧靜的牯嶺街形成對比,緩緩步入街旁的吉昌紙紮行,寬大方正的店面令我印象深刻,牆上明亮的油漆粉刷看似新砌成的店面,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店齡已四、五十年。

老闆曾進隆從年輕時跟著師傅們學習,而後自立門戶。練習的時候,會用特製的剪刀,剪非常精密的圖樣,有時要剪到紙如鉛筆畫一條線那般細卻不可斷裂,起初非常困難,剪五個只能成功兩個左右,需要極大的專注力與耐心,受過這些嚴格的訓練後,再難的圖騰都能得心應手了。隨著時間與技術的進展,現在多半圖騰與印刷都會交給工廠做,老闆則負責裁切、建構與設計的部分。

顧客主要分廟宇單位與個人,廟宇單位於法會時會訂購許多特定的人物與建築,從太上老君到五夫童子,從佛祖神明的殿堂到好兄弟的居所,各式各樣的紙紮模型也都隨著難易度、大小而有不同的價位,種類的數目更是令我大為驚嘆,詢問到老闆怎麼知道每一位神明或居所長甚麼樣,老闆莞爾一笑答道:這些都是經驗,都是幾十年來一點一滴累積的知識!

傳統產業仍在,年輕人在哪?

隨著時代的變遷,從以往傳統的金童玉女以及傳統信仰的紙紮屋紙紮人,慢慢變成現代人嚮往的豪宅、豪車。環顧店中,大門口即擺著許多擬真的紙製豪宅,長寬高各約一公尺,屋內的擺設、家具、人物都精緻而栩栩如生,彷彿真實比例模型一般。曾經有一位客人(老闆稱之大戶),訂做了一整條「街」,街上有住宅、美容院、商店等,做完時幾乎占滿了整個店面,非常費工,重點還是希望往生的親友能夠住得舒服、自在。

 

製作一整棟約二至三層樓的豪宅約需要幾天到一周的時間,沒有設計圖,沒有模型參考,純粹就是慢慢做慢慢建構下一步,老闆還是莞爾一笑:完全靠經驗與設計。這幾十年來,牯嶺街沒有太大的變化,唯有舊書攤少了,房屋變多了,傳統產業仍在,但已經不好找到年輕人傳承下去。

訪談最後,老闆現場完成了一位法會用的「神明送信官」,動作乾淨俐落而快速,如此清楚而無誤的裁切與黏貼讓我深感敬佩。或許正如老闆展現的熱情與專業,得以使傳統產業延續至今,而生生不息。

撰文:簡立哲/攝影:劉盈孜、林家佑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