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沛憶:改造吧!城市裡的公園

每到選舉,「為了我們的下一代」是政治人物最愛提的修辭。

確實,各行各業現有的努力,構成了我們共同的生活環境,而我們這些大人留下來的,就是下一代的未來。

或許你也有在網路上注意過,三年前,因為青年公園和大安森林公園內特色遊具無預警被拆除,有一群家長們組成「還我特色公園聯盟」,開始關注友善兒童的公共遊戲空間。他們主張,關注兒童的遊戲權與參選權,尋求議員支持,向政府要求改造公園。

改造公園,第一件要務,拆除罐頭遊具,經由參與討論,導入更具冒險教育意涵的特色遊具。

便宜行事,犧牲幼童權益

什麼是罐頭遊具呢?我們現在常在鄰里公園裡看到遊具,幾乎是長得一樣的塑膠製、簡易溜滑梯及攀爬遊具。其實,以就位於萬華,臺北第二大公園青年公園為例,很多人還記得,小時候的遊具是石子溜滑梯,比起現在的塑膠遊具設計更好玩、觸感更好。

青年公園的沙坑、石造遊具。


曾幾何時,因為工程發包的便宜行事,台北市的公園已經一座座被罐頭遊具注入,公園都長成一個樣子。年紀稍長的孩子,也已不能被公園遊具滿足。

臺北市總共有799座公園,經由民間團體和議員不斷的努力溝通,市政府開始重視共融式遊戲場,公園預算也從2015年2千萬,逐年提高,今年編列8千3百萬預算,其中很大部分,就是要進行公園改造。

使用者角度出發,空間更好玩

所謂的共融式遊戲場,是要讓公園的設施環境,對身障者及行動不便的小朋友,也能同樣享有遊戲空間。而遊戲場的改造,經過座談會溝通,設計出多元、好玩及安全的遊具。

而什麼樣的遊具是好玩呢?其實參考歐美及日本的公園設計,一座公園裡會提供針對不同年齡層孩童適合使用的遊具,3-5歲的孩童,5-7歲的孩童,心理及身理發展處於不同階段,適合的遊戲也應該不同。

過去,罐頭遊具的思維,是工程本位。推廣特色公園、共融公園,將一切的原點回到友善使用者,從使用者角度出發,花更多心思在溝通、設計。

兒童遊戲權是聯合國兒童權利中明定的權利,孩子沒有選票,但是孩子的需求與權利不能被犧牲。

青年公園去年年底新設的遊具。

拒絕政治公害,拒絕罐頭公園2.0版

特色公園改造已經是正在進行中的一股台灣城市運動,臺北、新北、基隆、新竹、桃園市府都開始進行公園改造,其中新北市今年更砸下1.28億預算,但目前的規劃也引起家長爭議,認為沒有溝通討論,沿用舊有工程發包方式,無疑是更花錢的罐頭公園2.0版。

台灣政治的陋習,有預算、有工程的地方,往往就容易成為公共災難,蚊子館、馬路挖了又挖就是這種政治公害。

臺北的公園改造運動正在開始,我們需要在工程發包之前的設計階段更花心思,才能真正還給孩子更好的遊戲空間。很高興市府已經開始重視,預算已經編列,接下來,要督促各地區的議員嚴格監督市府的規劃設計,特色公園改造務必要納入孩童需求,切莫再次陷入工程發包舊思維!

 

撰文:吳沛憶 萬華中正區市議員候選人

畢業於台大政治系、清大社會研究所,曾任民進黨發言人、民進黨中央黨部台灣民主學院主任、蔡英文總統競辦媒創中心副主任。

每天勤走地方、研究政策,認為政治需要腳踏實地參與,傾聽每一個人的聲音。

 


直擊牯嶺公園!

牯嶺公園平日、假日皆有父母帶小孩來遊憩。

牯嶺公園於1983年建造,位於牯嶺街141號前,由廈門街113巷橫向跨切,南邊的「大南園」設有兒童遊具、溜冰場、體健設施,還藏有零星景觀雕塑。不管平日、假日,都有附近的爸媽帶小朋友來遊憩,好的公園設計,應該結合在地特色、居民需求,我們就來問問實際的使用者!

張小姐 31歲
我和小孩(幼稚園)每個禮拜會來兩三次左右。我們家小孩都會玩溜滑梯,有些視野死角,會擔心安全問題,常常必須跟著孩子跑,比較麻煩。我認為公園應該再多增加孩童的器具。

羅先生 33歲
我都陪小孩(一歲半)來公園,我認為公園可以再多增加一些設施,例如盪鞦韆或是地板鋪設面積增加保護孩子,要是玩具器材能夠用原木材質會更好。

呂小姐 40歲
小孩放學後我就會帶他來,很常來這兒。以前的公園有鐵做的攀爬架,後來管理處常常要補漆,加上鐵會生鏽,小孩吃到會有危險,後來就撤走,這點我覺得比較可惜。

吳阿鏡 72歲
每天上班前都會來公園走走,我都在老人區(小北園),這裡地板比較平,平常會來這個地方的也都是60幾歲的居民。現在的樹木景觀凌亂,希望部分低矮的花草能夠改種大株的樹木。

採訪:吳沛憶、整理:王銘董/攝影:劉盈孜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