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過三十年的老店,都不簡單——冠億銀樓劉黃耀堂

「如果要見客戶,我會穿西裝、皮鞋,一定要接到訂單,老婆說我很臭屁。」幾次拜訪冠億銀樓劉老闆,老闆的手機都響不停,誰人都說經濟不景氣,老闆自有應對。

阿嬤在嘉義經營五間銀樓,劉老闆從小在銀樓幫忙,有師傅說他的八字適合做生意,他沒興趣。1970年代,阿姨和姨丈早一步到了台北,開了冠億銀樓,「復興口那邊人擠人,過去都要閃來閃去、擠來擠去。那時我還沒高中畢業,阿嬤有帶我來這邊住一陣子。」1982年,劉老闆考上台北醫學院,北上求學,課餘時過來幫忙顧店,顧著顧著,阿姨和姨丈早一步離開人世,由他接手,「那好像是一個因緣,很多事情不要強求⋯⋯。」

東園街興盛時,有二十幾間銀樓在同一條路上,「最早應該是金華山,原本就開在我們隔壁。」冠億銀樓內的匾額上,刻著一小排「雙園銀樓同業聯合工會」,連萬大路、寶興街、西園路一帶的銀樓都在公會內,同業間彼此交流,兩個月會約一次聚餐,持續至今。

同業中有交流也有競爭,至今能留下來的店,「誠信最重要。曾經有個老人家跟我說,開店做到連隔壁都跟你買,就成功了。」每一間的風格、經營策略不同,冠億銀樓除了傳統的婚嫁首飾、佛祖賀壽金牌、嬰兒滿周歲金飾,從劉老闆的姨丈時期就開始經營公司客戶,訂製退休金牌、金箔獎牌、紀念金幣等,「姨丈是銀樓工會的理監事,會陪客戶喝酒,真的很有一套。我不喝酒,只有他一半客戶,不過合作的好,客戶又介紹了其他客戶給我,點線面開拓⋯⋯。」

做生意,重待人處事之道

有一次,某公司的主管過世,客戶準備送一塊金箔作為感謝,「出殯前三天才找上門,我拜託師傅,好不容易才趕給客戶。所以平常不能虧待師傅,不然誰要幫你趕?」劉老闆在三重、桃園、台北、台南都有合作的師傅,負責 金幣、金牌的師傅不同,接單前,老闆一定衡量再三,公司或客戶的信譽、工期、工程,「心中會有個排序,對待任何事情都是一樣。」就像牆邊的層櫃,訂單、資料分門別類,看似凌亂的空間,劉老闆內心自有分寸。

做這行最忌諱得罪人,即使有人拿假鈔、假金飾過來,劉老闆藉口說現在沒現金,或者只說句:「你這我不能收。」不點破,對方通常識相地離開。街坊鄰居來清洗金飾,收個成本價,重要的是,「再怎麼熟,也要現場秤重給人看。」確認重量和清潔費用後,才讓客戶離開,老闆說,這就是誠信。

「我很喜歡這裡,溫馨可愛。」對面的公路總局開幕後,附近多了綠意,跟老闆在門口種的盆栽相互輝映。趁空檔,老闆火烤清潔客戶的金手環,再利用木椎將手環調圓,最後用瑪瑙刀磨一下,修飾表面,「這樣會比較活。」

離開前,我看了一眼冠億銀樓的櫥窗,嶄新的金飾閃閃發光,但都亮不過那只活過來的金手環。銀樓可能也是這樣,一開始特別光鮮亮麗,堅持幾十年後,歷久彌新。

撰文、攝影:劉盈孜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