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鎖東園街四十多年——弘安鎖匙店吳老闆

1970年代,台灣公共建設大興土木,台北市都會區蓬勃發展,東園街也蓋了大量的公寓,吸引台灣其他地區的移民前來。走進當時開業至今的店面,聽著老闆一路奮鬥的故事,攢錢、租店、攢錢、買房,人與人之間的應對,隨著時間的轉移,生意不若以往好,勉強還是過得去,多了點空閒思考,還是東園街這裡最好,幸好,當時選在這裡落腳,環境清幽,生活機能一點都不差。

例如忘記帶鑰匙,可以到東園街的有應公廟,不是找裡面擁有百年歷史的有應公,而是隔壁的弘安鎖匙店。1973年,吳老闆從雲林來台北打拚,起初因為親戚在附近,就先在東園街定居,沒想到一住就是四十多年,「我來這兒的時候,西藏路還是條水溝,萬大路也還未建好,果菜跟環南市場都還未興起時,東園街可是繁榮得不得了!」

吳老闆來台北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附近的貿易商,而後到了製鎖工廠,同時開始摸「鎖」一技之長。熟悉基本知識後,到繁榮的大龍峒一帶,學習更精密的開鎖與製鎖技巧。前後擁有五年經驗,老闆決定在家附近租間店面,開始經營自己的生意。

那時龍山跟雙園還未合併成如今的萬華行政區,中原、東園以及光復橋下的市場使這附近成為最大的集貨地,復興、東園與大勝戲院更是帶來川流不息的人潮,屆時又是台灣正從農業社會轉型為工業社會的時代,人們經濟水準提升,東園街上的銀樓一間一間開,各式各樣的店面林立,那時真的非常熱鬧,連坐公車從龍山寺那頭來這兒,都因為人太多要等上好一段時間呢!」聽往事聽得入迷,彷彿置身於當時的熱鬧中。

身處鬧市,老闆迅速累積了經驗,現在看到鎖都馬上知道怎麼解決,不管是可以開的或是難度太高必須撬開的,都能即刻判斷並處理完善,「鎖業是特種行業,注重防盜,否則會影響治安。經驗在這一行非常重要。」除了要搞定鎖,做生意還要觀察人,老闆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碰到小偷,從對談中發現不對勁,「確認是小偷後,我直接叫了一台計程車,把他帶到雙園分局(現西園路派出所﹞。老闆笑著說:「那時很年輕,體力很好,也不會害怕啊!」除了小偷,也碰過警察以及法官等各式各樣的客人,「不管是誰,親切、沒有架子的客人最好啦!」

這四十幾年中,附近的店家與住家也都熟識,「至今東園街的外貌改變不大,除了一些年輕人開的店家跟餐廳變多了,整個風情沒甚麼變」。如同王勃的「閒雲潭影日悠悠,物換星移幾度秋。」時間在喀啦喀啦的機器運轉聲中,不停的流淌。

撰文、攝影:簡立哲

Leave a Comment